人民日报海外版:“人权大考”深度暴露美国危机_时评荟萃_新闻
原标题:人权大考深度露出美国危机(望海楼)美国病了,病得还不轻。这不仅仅是说美国已经有200多万人感染新冠病毒,10多万人因而丧生。在新冠肺炎疫情这场全球人权大考面前,美国政府的表现是不及格的。持续延伸的疫情,持续低迷阑珊的经济,持续不断的种族抵触,多重危机冲击着美国。这些都仍是美国问题的病症,而不是美国问题的病根。表征之一是政治极化、社会撕裂,病根是利益谐和机制出了问题。美国共和、民主两党之争日益剧烈,既反映了美国社会的割裂,又进一步助推了这种割裂。美国曾以三权分立、彼此制衡为傲,好像这种美式民主体系的中心架构能够确保美国政治社会的良性开展,但权利部分之间、利益集团之间彼此排挤,为对立而对立,为支撑而支撑,衡量政治对错的标准歪曲了,选票比什么都重要。为了选票,不是去寻求广泛社会共同,为广阔民众服务,而是愈加偏于寻求和保护根本盘的支撑。朝令夕改,言而无信,推诿、扯皮、延迟,你方唱罢我上台,种种政治乱象,在民主的招牌下不断演出,并且愈演愈烈。权利制衡变成了政治和社会的零和博弈,零和博弈自然会引发愈加剧烈的利益反抗,利益集团彼此掣肘,政治裂缝使美国社会千疮百孔。表征之二是自在归自在、革新无从谈起,病根是准则和政策机能死板。别看美国的国会山上、媒体里边、乡镇街头处处都能目击所谓的言论自在,反对示威,动辄百万人大游行,比如曩昔的占据华尔街,近来的大规模反种族主义示威,但这些都很难推进美国去处理深层次的结构性对立。一阵喧嚣、发泄之后,政治与社会旧态仍然,根深柢固的对立并无改观,直到下一次遇到哪一个导火线再次点着这些对立,循环往复。当然了,美国政府和精英人士能够持续声称,你看咱们有民主、有自在、有法治。多少次大选中,两党总统竞选人都喊出革新的标语,到头来城头变幻大王旗,老问题没处理,又带来了新问题。所谓变,其实成了折腾,并不治疗体系的死板和低效。表征之三是在国际上依然故我、大搞双重标准,病根是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作怪。在多重危机夹攻下,美国的国际形象严峻受损。美国一些言论认为国际社会在讪笑美国。实际上,这种讪笑并非乐祸幸灾,而是美国在国际上竭力自我刻画的形象与实际反差太大形成的。美国以山巅之城灯塔之国自诩,对别国内政评头论足、干与无度,在国际上屡次挑起纷争和抵触,这种灯塔只照他人,自己却是灯下黑。以美国优先的名义,在国际上只想攫取一己私益,不肯实行职责;只管以自己的价值观干与他国,不管由此引发的国家割裂、区域动乱;说一套、做一套,国内一套、国际一套,己所不欲却尽施于人,违反根本的国际道义。成为国际著名双标而不认为耻,反认为荣,用美国破例论的逻辑来自我沉醉,其本源在于美国信仰强权即真理。此次大疫当时,美国不走团结合作的正路,却偏偏要走嫁祸于人的邪道。无可否认,从历史上看,美国具有较强的纠偏、自愈才能,当时也不乏反思。近来,美国四任前总统共同呼吁反思国家的悲剧性失利。问题是,沉疴积弊已久,正如美国哲学家、哈佛大学公共哲学系教授康乃尔·韦斯特日前撰文追问:美国还能被变革吗?答案关乎美国民众的福祉,也攸关国际的出路命运。来历:海外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